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土八路

儿子的降生触动我开博,我与儿子一同起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貌不惊人,才不压众,就一个平常人。忙里偷闲写点散碎文章,难上大雅之堂。高兴您就说两句,不高兴您就骂两声,全没意见,只要不伤了您的脑筋,不累了您的眼睛就成。

家的故事(第一集): 祖屋,抹不去的记忆(原创)  

2009-09-23 20:22:11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经历三十六个春秋,由少不更事到而立之年,从偏远山村到繁华都市;从茅草屋到花园洋房,走了个遍,也住了个遍,有时已分不清他乡还是故乡了,祖屋也就成了人生旅途中的一个点。启程了,便没有终点,过往中连记忆都开始在都市的繁华里模糊,以为会忘记。可是,那低矮的祖屋总在睡梦中清晰浮现。回不去,却终难忘掉。就用自己写的一首诗开始我家的故事吧……

 土框草顶的老屋/篱笆院墙/房檐下的燕巢依偎着久远的椽梁/黑纸木棂的矮窗/草席土炕/麻油灯跳动着童年的梦想/我的祖辈/还有我的爹娘/母亲的针线编织着/春秋岁月/曾祖母的烟袋敲打出/四世同堂/清晰的记忆/依稀着过往……

 祖屋是谁建造的我没有经历到,否则就不能称之为祖屋了。听老人说原来是生产队部,后来被爷爷买下,修整过。四间房穿堂屋,再平常不过了,不起眼的祖屋孕育一个家族的荣光,有三代人成长的印记。四世同堂的昌盛繁荣。爷爷是老红军又当了一辈子族长,奶奶出身书香世家,加上培育了全村第一个大学生,也曾经彰显一方。整个村子一半是同姓,人丁兴旺,家族和睦,祖屋就成了全村人关注的中心。多少族门矛盾在此化解,多少族门喜庆从这里衍生。而祖屋留给我记忆最深的并不是这些光环。而是那里面的热闹与童趣。 祖屋从来不缺热闹。全家十几口子,男女老幼就算没有外人来往也是一片繁华。爷爷作为族长那有不来人的道理,现在想应该是门庭若市吧。还有一屋子的孩童,想清静都难。

 门窗都是木制的,推动的时候,门轴“咕噜噜”窗棂“吱呀呀”的响。唤醒了一串悠长的记忆。阳光随着敞开的门窗斜斜的飘进来。时间堆积的尘埃在阳光中飞舞,一颗颗,一粒粒,很清晰,聚在一起却又模糊一片。堂屋的檩梁上几个燕子窝,看着他们让人不由想起刘禹锡的乌衣巷  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燕子垒巢也是儿时的一个看景,给七彩的童年增加了不少欢乐。东西对称的有一对灶膛,红色的火苗舔着黑色的锅底,飘出来的便是诱人的饭菜香气。那时粮食非常紧张,但是勤劳人家菜还是不缺的,瓜菜能顶半年粮,那时的我吃什么都香,就是总饿.母亲正好相反总说不饿,现在想起来就想哭。正堂住着一家最长的老人和没有成家的叔叔和姑姑们,两口木柜,几个木凳。一个当时最为洋气的高脚办公桌,是爷爷的专用,全村就这一张,是权利和文化的象征。最东和最西的屋是当时接了婚的爸爸和二叔的屋,更简陋,除了土炕和一口木柜就家徒四壁了。屋后是大空场,可以堆放杂物。门前菜园里有一口水井,井口斑驳锈迹,地面长满了苔藓。井水甘甜,灌溉了瓜菜,也孕育了生命。儿时经常站在远处回望祖屋,每次都有说不出的安全和温馨。

 现在祖屋早已不在了,就象爷爷奶奶一样,他们同岁月一起静静的远去了。可是在梦里,在我的记忆中这些都是永远也抹不去的过往。永远不可再现的祖屋啊,你是来的见证,是去的悠长……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1)| 评论(19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